萌萌哒妈妈语更好的帮助婴儿学习语言

妈妈语,指的是人们在和幼儿交流时使用的那种夸张、拖长的说话方式。它似乎是普天下皆有的现象,而且在帮助婴儿分析和掌握父母语言的语音要素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一项跨国研究表明,婴儿分析这种说话方式的能力极高,以至于他们在20周那么大时就开始发出所有人类语言都共有的三个元音,即ee,ah和uu。

“妈妈语具有内在的韵律。对幼儿的辅导就藏在这一韵律之中,其内容包括了语言基本材料的极为成熟的形式”,华盛顿大学神经系统科学家Patricia Kuhl如此解释道。Kuhl近来带领一个9人团队对婴儿如何得以完成学会说话这种复杂任务进行了研究,研究者分别来自美国、俄罗斯和瑞典。他们的发现将于明天(8月1日)发表于《科学》杂志上。【编注:注意本文发表于1997年。】

这项新研究考察了美国、俄罗斯和瑞典的妈妈们在和她们的婴儿说话时跟她们和其他成人说话时的区别。研究表明,妈妈语的特征是夸张发音,对词语中的音素进行夸张。Kuhl说,实际上,被研究的妈妈们都会发出“超级元音”来帮助她们的孩子学习语言中的语音要素。Kuhl在华盛顿大学担任言语及听觉学院主席,同时还是该校的“盖博丁夫妇”讲席教授。

“在正常的日常交谈中,成年人一般都会以非常快的速度放连珠炮”,Kuhl说。“但我们知道,如果说话者拉长声音,就更容易被人听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进行课堂教学或和陌生人说话时会把话说得更慢更仔细,这是为了增进理解。面对幼儿时,我们也会下意识地这么做。通过放慢语速、夸张发音,我们向幼儿提供了一种改良过的语言信号,以便他们利用。”

她还说,被研究的妈妈们对于自己的作为并没有自觉意识,因此妈妈语是无意识、不经意产生的。“来自三种不同文化、使用三种不同语言的妇女在和她们的婴儿交谈时都呈现出同一种模式,这是生物学在向我们透露某些东西,关乎其必要性及其对幼儿的价值。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搞清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这么做的好处”,Kuhl补充说。

为了查明人们与婴儿及他们与成人交流时的区别,研究者首先对分别来自上述三国的各10位妇女与其婴儿的交谈进行了20分钟的录音,婴儿年龄从2至5个月不等。然后又录制了她们与某一成人的谈话。

在两种情形中,妈妈们都被要求进行自然交谈,并拿到了一份简短的目标词汇表,这些词汇都包含有常见的三种元音。妈妈们被要求在对话中使用到这些词汇。被选中的英文单词包括bead(含元音ee),pot(含元音ah)和boot(含元音uu)。俄语和瑞典语中也选的是类似的常见词汇。之所以选这三种语言,是因为它们代表着人类语言中存在本质区别的不同元音体系:俄语有5个元音,英语有9个,而瑞典语有16个。

然后,研究者把研究对象说过且被录制的2300多个目标词汇单独提取出来,并用声谱仪对之进行声学分析。分析表明,跟对成人说的话相比,对婴儿说的话中包含有更过分或更为拖长的元音发音。Kuhl说,使用三种语言的30位母亲全都如此。

Kuhl相信,使用妈妈语似乎会从三种途径有利于婴儿。它能使元音发音彼此之间区分得更为清楚,同时能发出成人们在日常对话中不会发出的拖长元音。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能让妈妈们发出更为多样化的元音读法,且不与其它元音重叠。

婴儿的小声道在大小上只有成人的大约四分之一,缺乏成人所具备的那种频率范围。为了说话,婴儿必须要用这种声道来再现每个语音要素的恰当特征。Kuhl相信,妈妈语的夸张发音能帮助婴儿将声音分为对比鲜明的类别,并帮助他们区分不同类别。

“针对这些信息,婴儿们做的并不是熟记。他们的心智并不像是录音机那样运转”,Kuhl说。“因为他们的小嘴和小声道无法发出成人那样的声音,他们必须将成人的发音转化为他们能够使用的频率。因此,他们必定分析发声。”

她说,幼儿的大脑跟他们的身体一样需要滋养,而妈妈语则为他们提供了语言信息的“基本材料”,以便他们能用其闪电般快速运转的大脑进行分析和吸收。

她说,使用妈妈语似乎是普天下共有的现象,父母们把新生儿从医院抱回家后并不需要担心如何学会妈妈语。

“人们已经发现,妈妈、爸爸、保姆、小哥哥小姐姐都会说妈妈语,甚至是在课堂上被塞给了一个小宝宝的大学生也是如此。以这种方式说话似乎是我们所使用的一种自然的交流模式。这就是说,父母们无需在这方面用功。只要和他们的婴儿说话交流,他们就在不自觉的扮演一个关键的角色”,Kuhl说。

 

作者:Joel Schwarz
译者:沈沉        校对:Drunkplane
网址: http://www.washington.edu/news/1997/07/31/it-may-be-baby-talk-but-parentese-is-an-infants-pathway-to-learning-the-language-international-study-sho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